【2017麗江香格里拉】巴拉格宗。香格里拉大峽谷・千年古村巴拉

藏區絕美秘境,有夢和遠方的香巴拉。

 

巴拉格宗位在香格里拉深處,一個絕美祕境中的祕境,擁有幽深險峻的峽谷河流、氣勢磅礡的雪山飛瀑、清亮秀麗的草原湖泊,由於地處垂直立體氣候帶,豐富生態景觀及氣候與古老藏民傳統神山文化,讓巴拉格宗的存在,長久以來都充滿著不可思議的傳奇。

我們搭乘景區觀光車沿著蜿蜒的盤山公路,來到這座千年古樸美麗村莊,春夏季節碧草如茵,秋冬季節山頭覆蓋靄靄白雪宛如仙境,一個被環山包圍只有九戶藏民所組成的小聚落─巴拉村。如今這塊塵封千年的旅遊處女地因為公路的開通而被打開,通往人間聖地之路不再是遙遠陌生、遙不可及。

關於巴拉村的起源,下面這段文字來自網路分享

『巴拉』為藏語譯音,意為自巴塘而來的藏族村,『格宗』是指吉祥如意的地方。

相傳很久以前,格薩爾王手下一位大將厭倦了常年不斷的戰爭生活。一日,夢見三位神女把他帶到一個神山林立的仙境般的峽谷,那裡沒有戰爭,沒有煩惱。翌日,他向佛教師講述了這個美的夢,佛教師告訴他,這是雪山山神的旨意,要你去尋找和諧寧靜的家園。於是,大將帶領家人和手下走了九九八十一天,為尋找夢中樂土跑遍了康巴地區的山山水水。當他們翻過崩波崗格宗雪山時已是深夜,斷糧缺水、精疲力竭的人們一一昏倒在地,第二天醒來不禁驚喜萬分,眼前這個山峰環繞,隔離塵世,依山傍水的地方,正是他們要找的理想家園、夢中的格宗(白色堡壘)雪山。於是,他們在此定居了下來。由於大將一家是巴塘人,所以把這裡起名為巴拉村,村後面的雪山便被人們稱為巴拉格宗雪山。千百年來,他們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世世代代過著與世隔絕的『世外桃源』般生活。

走上階梯來到巴拉村聚落,迎面而來佇立在石階平台上的大石碑寫著『千年古村巴拉』,背後則是依山勢而修建的石砌土牆木作建築。村莊不大,這裡的居住的人們長久以來都是自給自足,就像大家庭似的,彼此互助合作、共生共棲。

在廣場絢麗的五色佛塔不僅是藏人心中最崇高的佛文化,也是巴拉村村民的心念依歸,五色風馬經幡在風中飄揚,遠方被白雪披覆山頭,寧靜的巴拉村美得像似幅畫,是夢境、也是仙境!

再登上一小階梯,距離神山似乎又更貼近些,不願放過每個取景位置,因為這裡美到會讓人捨不得眨眼,這個時候用文字實在不足形容它所帶給我的震撼與悸動,我想大概就只差了痛哭流涕吧!

只要行程每遇神山,都會看見地陪央宗在虔誠膜拜祝禱,從她的身影可看到崇高的信仰已經深深植入每一個藏胞的靈魂,五體投地朝拜,只盼來世的祈福修煉。

欣賞完山景,接著到一旁酥油茶館品嚐藏胞道地美食酥油茶,同時參觀藏人傳統建築特色。

巴拉村的村民每天推開窗戶眼前一片就是遼闊山景,對村民來說或許平淡無奇,但對都市佬的我們來說這樣的生活也太過分地愜意幸福了吧!

二樓是酥油茶館品茗區,團體行程已含喝茶費用,若是散客前來可參考桌上價目表。

三樓是藏胞文物展示區。建築的內部樑柱及樓層分隔採木頭搭建,樓梯狹窄陡斜,老一輩的藏人還能手腳俐落攀爬樓梯實在令人佩服。

從酥油茶館頂樓平台眺望雪山,雪山山神靜靜守護巴拉格宗。

離開巴拉村,下個景點來到巴拉格宗峽谷。巴拉格宗峽谷是香格里拉大峽谷的一部分,也是美國小說家詹姆斯·希爾頓在『消失的地平線』所記載的藍月亮峽谷,眾人用『峽中有峽,峽上有峽,縱橫交錯,峽峽相連』來形容這裡的美麗風景。以前懸崖棧道尚未修築前,一般人是很難深入大峽谷,兩公里棧道搭建完成後,不僅尋訪峽谷之美不再是難事,連帶河谷泛舟水上活動也帶來不少觀光效益。

 

我們沒有走到棧道終點,差不多步行到淺灘區即做折返,回程可選擇原路折返或自費搭乘橡皮艇體驗水上漂流。

淺灘後方有很多遊客、村民堆置的瑪尼堆,同團很多團員看了也跟著堆起,我只有拍拍照就當到此一遊。

乘坐著橡皮艇,聽著湍急流水聲與蟲鳴鳥叫,從谷底欣賞峽谷景色,果然是峽中有峽、峽峽相連!突然想起李白的詩:『兩岸猿聲啼不住,輕舟已過萬重山』,只不過沒看到猴子,我雙手更緊握著相機,深怕一個不小心撲通落進水裡。

照片兩位是剛剛負責掌舵划船的小阿哥,我問他們如何把橡皮艇運回淺灘,原來是要先將橡皮艇放氣然後後再沿棧道徒步送回,一趟收人民幣120元,也算是苦力錢。

小雷碎碎念

巴拉村已經夠美了,後來上網查巴拉格宗的資料時發現香巴拉佛塔也美得不像話,或許下次改走香巴拉佛塔行程,就當是一個藉口再次遊歷香格里拉(其實人家還想去尼西和雨崩呢….)。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